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守护碧水长流,算好一本账

作者: 关于历史  发布:2019-11-20

算好一本账共享一江美(美丽中国·长江大保护②)。针对长江流域有关省份机制建立和运行情况、承担的生态保护修复任务量等因素,去年年底,中央财政已预拨了30亿元奖励资金。

图片 1

长江;生态补偿机制;补偿;生态补偿;长江经济带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可是如何实现绿水长流、青山常在?日前,湖北省召开省内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工作推进会,选择20个县市区实施试点,上下游地方政府协商确定补偿金额,每年不低于300万元。不久前浙江受新安江生态补偿成功经验的启发,在省内八大水系源头地区,全部建立上下游的生态横向补偿机制,补偿标准由上下游县在500万元至1000万元范围内自主协商确定。记者发现,近一段时间内,长江流域的多个省份启动了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

核心阅读

湖北5个流域20个县市区试点

在共抓大保护的格局下,建立健全生态补偿与保护长效机制尤为重要。目前,长江经济带的生态补偿机制建设有何进展?还存在哪些难啃的硬骨头?下一步努力的方向在哪里?

8月16日,湖北省召开省内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工作推进会,湖北省选择通顺河、黄柏河、天门河、梁子湖、陆水河等5个流域及相关20个县市区,在2018年实施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试点;到2020年省内长江流域相关市县60%以上建立横向生态补偿机制。

上游护好了一江清水,下游从中受益,上游付出的努力该如何补偿?反之,上游污染了水质,下游该怎么找上游算账?作为缓解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矛盾的重要手段,生态补偿机制有效化解了这一困境:要算好这本账,让保护环境的地方不吃亏、能受益、更有获得感。

同时,湖北省财政厅、省环保厅、省发改委、省水利厅联合印发《关于建立省内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的实施意见》,意见中提出,将流域跨界断面的水质水量作为补偿基准,地方可选取高锰酸盐、氨氮、总氮、总磷及流量、泥沙等监测指标,以签协议前3年至5年平均值作为补偿基准。流域上下游县市区可协商选择资金补偿、对口协作、产业转移、人才培训、共建园区等补偿方式,鼓励上下游地区开展排污权、水权交易。上下游地方政府协商确定补偿金额,每年不低于300万元。

多部门联合实施长江经济带生态修复奖励政策

20个试点县市区分别是:通顺河流域的潜江市、仙桃市、蔡甸区、汉南区;黄柏河流域的夷陵区、远安县、西陵区;天门河流域的荆门市屈家岭管理区、钟祥市、京山县、天门市、汉川市;梁子湖流域的咸安区、大冶市、鄂州市、江夏区;陆水河流域的通城县、崇阳县、赤壁市、嘉鱼县。这些县市区须在今年12月底前签订具有约束力的补偿协议。上述流域以外的县市区也要尽快签订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对率先签订补偿协议且生态保护修复工作成效明显的地方,省级层面给予奖励。

日前,记者从财政部了解到,目前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机制建设进展顺利,通过搭建联防共治工作平台、实现激励和约束相结合,有效调动了地方各级政府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的积极性。

事实上,在湖北省内已有地方开始试点流域横向生态补偿。去年底,武汉市提出《长江武汉段跨界断面水质考核奖惩和生态补偿办法》,明确在长江武汉段左右岸共设置13个监测断面进行水质考核。原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办公室主任姜兆雄认为,此举有利于进一步落实水污染防治目标经济责任制,有利于促进流域水质改善、流域和谐发展和流域健康发展。

今年2月,财政部、原环保部、国家发改委、水利部联合启动实施长江经济带生态修复奖励政策,支持建立长江经济带生态补偿与保护长效机制。

湖北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教授李兆华表示,以断面考核为依据,建立奖惩分明的生态补偿机制,将环保责任与经济挂钩,打通了横向生态补偿的技术障碍。

中央财政以建立完善全流域、多方位的生态补偿和保护长效体系为目标,优先支持解决严重污染水体、重要水域、重点城镇生态治理等迫切问题。以生态环境质量改善为核心实施精准考核,强化资金分配与生态保护成效挂钩机制,让保护环境的地方不吃亏、能受益、更有获得感。

武汉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当前,武汉市已针对重点水体布设水体提质公示牌,市民可随时参与监督。一旦发现具体河流水体提质相关突出问题,市民可拨打公示牌上的监督电话,及时督促解决,对水体长效治理有何措施建议,也可电话反映。

针对长江流域有关省份机制建立和运行情况、承担的生态保护修复任务量等因素,去年年底,中央财政已预拨了30亿元奖励资金。到2020年,中央财政拟安排180亿元促进形成共抓大保护格局。

全国流域横向生态补偿进入实施阶段

记者了解到,在跨省机制建设方面,云南、贵州、四川三省已签订赤水河流域横向生态补偿协议,相关省份间正积极开展协商,就推进长江流域省际生态补偿机制、签订补偿协议等工作开展前期沟通。在深入开展调研的基础上,确定建立生态补偿机制的具体办法。

2016年底,国家发展改革委、水利部等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快建立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指导意见》,指出开展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是调动流域上下游地区积极性,共同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和治理的重要手段,是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重要内容。今年以来,全国各地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政策纷纷出台,开始进入具体实施阶段。

在国家建立长江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政策引导下,江西目前与其上游湖北、下游安徽沟通协商,通过监测省界断面长江水质情况等,建立起上下游省份之间的生态补偿机制。江苏也在探索建立长江经济带跨省生态补偿机制,目前已跟安徽、浙江等省进行沟通。

比如,重庆市政府印发建立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实施方案,明确2020年前,在龙溪河、璧南河等19条流域面积500平方公里以上且跨2个或多个区县的次级河流建横向补偿机制。基本的制度设计是:河流上下游区县签订协议,以交界断面水质为依据双向补偿,水质变差、上补下,水质变好、下补上。补偿标准每月100万元,交界断面水质达到水环境功能类别要求并较上年度水质提升的,下游区县补上游区县,下降或超标的上补下。对直接流入长江、嘉陵江、乌江和市外,以及市外流入重庆的河流,由市级代行补偿或受偿主体责任。补偿金月核算、月通报、年清缴,用于流域污染治理、环保能力建设等。

省内生态补偿机制正逐渐完善

四川省与云南、贵州签订了赤水河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决定四川、贵州、云南三省每年共同出资2亿元设立赤水河流域水环境横向补偿资金,作为长江经济带生态修复奖励政策实施后的首个在长江流域多个省份间开展的生态保护补偿试点,中央财政资金将给予重点支持,此次生态补偿实施年限暂定为2018年至2020年。

省内生态补偿机制建设方面,长江经济带各省市也在加快探索。江苏、浙江、重庆的部分市县,就签署了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

而在我国首个跨省流域水环境补偿试点——新安江流域,在首轮试点取得明显成效后,2015年至2017年新安江上下游的横向生态补偿实施了第二轮试点,试点资金由3年的15亿元,增加到21亿元,其中中央财政3年9个亿不变,两个省每年的资金分别由1个亿增加到2个亿,新增的1个亿补偿资金主要用于安徽省内两省交界区域的污水和垃圾治理,特别是农村污水和垃圾治理。

据了解,江苏省建立了覆盖全省的流域水环境质量双向补偿机制,全省共有补偿断面112个,其中沿江8市共有76个。按照“谁超标、谁补偿,谁达标、谁受益”的原则实行双向补偿:当断面水质超标时,由上游地区对下游地区予以补偿;当水质达标时,由下游地区对上游地区予以补偿;滞流时上、下游地区之间不补偿。截至目前,江苏全省水环境区域补偿资金累计已近20亿元。补偿资金连同省级奖励资金全部返还地方,专项用于水污染防治工作,有效推动了区域水环境质量的改善。

在今年的世界环境日上,浙江省财政厅厅长徐宇宁透露,新安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第三轮试点即将启动。受新安江生态补偿成功经验的启发,浙江省内八大水系的源头地区,从今年开始全部建立上下游的生态横向补偿机制。补偿标准由上下游县在500万元-1000万元范围内自主协商确定。

江苏的区域补偿工作还向纵深发展,无锡、徐州、常州、苏州、南通、淮安等多地也参照省级补偿工作做法,在辖区范围内开展跨县河流区域补偿。利用环境经济政策和价格杠杆改善跨界水体水质的做法,得到广泛应用。

目前,湖北省正在加快出台建立省内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的指导意见,筛选出保护任务突出、权责关系清晰的流域,先行建立生态补偿机制,指导相关市县签订流域上下游生态补偿协议,确保到2020年省内长江流域相关市县60%以上建立生态补偿机制。

记者从江西省财政厅了解到,今年1月29日,《江西省流域生态补偿办法》正式下发,基本保留了2015年出台的《江西省流域生态补偿办法》的内容,继续将鄱阳湖和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等五大河流以及长江九江段和东江流域等全部纳入实施范围,涉及全省所有100个建制县,2018年生态补偿资金规模将超过28.9亿元。

“生态补偿资金不能一拨了之。今年,江西将加强生态补偿资金使用绩效考核问效,建立监督检查或审计检查制度。”江西省财政厅地方财政管理处处长郭冠华表示。

省际生态补偿机制实质性进展有待加快

生态补偿机制的实施,有力调动了各地治水的积极性。

江苏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截至2017年年底,江苏省水环境区域补偿资金累计已超18亿元,开展区域补偿的跨界断面水质明显改善。2016年度66个补偿断面氨氮、高锰酸盐指数年均浓度较2015年度分别下降19.1%、1.5%。

制度带动观念转变,地方政府主动治污的积极性明显提高。

江苏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区域补偿工作开展以来,地方政府从回避、畏难到逐步接受、应对,再到想方设法主动改进工作,思想认识已逐步发生转变。从太湖流域第一年度补偿资金收缴困难重重、到各地基本能主动缴纳补偿资金,从各地互相攀比缴纳补偿资金的高低、到在补偿工作的带动下增强治污工程的针对性、提高治污投入、加大监管力度、改进断面水质,是明显进步。

不过,当前生态补偿机制的实施状况,距离“共抓大保护”的长远目标仍然存在差距,尤其是省际生态补偿机制,实质性进展还须加快。

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长江上中下游生态补偿机制尚未建立,下一步要研究建立江河源头区、赤水河流域、汉江流域、蓄滞洪区等重点区域和重要饮用水源地保护、水土保持等重点领域生态补偿机制。研究建立跨流域调水和控制性水利水电工程影响补偿、洲滩行蓄洪运用补偿等机制。

江苏省环保厅水环境管理处处长戢启宏认为,跨省生态补偿由于各省诉求不一致,会导致断面选择、污染指标选择的不一致、不确定,给实际工作的开展带来一定难度。另外,在关注水质的同时,还需从整体上关注水资源的调配与使用,建立协同机制。

作者简介

姓名:李丽辉 尹晓宇 魏本貌 程远州 工作单位: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网站发布于关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守护碧水长流,算好一本账

关键词:

上一篇:大力弘扬唯实求真精神
下一篇:没有了